679 711 721 206 774 965 210 254 799 118 266 380 526 191 776 231 682 273 528 837 826 967 832 822 115 742 279 360 954 132 463 460 422 821 199 316 878 31 703 675 41 415 623 715 619 481 495 442 884 233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教您如何让一个软件下载站开始赚钱

来源:新华网 超勇前印晚报

摘要: 要重振广州的创业创新,除了政策的扶持和改变,还有以下几个自己城市的内功更需要磨练:跟深圳抢人才、需要新一代商业领袖的出现、需要先锋媒体的资源整合平台。 最近关于广州创业的讨论很多,作为一名在广州曾经创业失败的创业者我把最近在钛媒体上看到的关于广州创业的讨论进行了一个整理,觉得非常有用。 昨天看到钛媒体作者道哥的一篇文章特别喜欢,他把广州创业和创新的边缘化归结为极端的实用主义,这非常准确。 道哥总结了互联网革命中的广州历史: 如果说互联网革命浪潮可以分上下半场的话,在上半场,广州享尽了互联网的红利,以互联网世界里被公认的三种商业模式(广告、电商、游戏)为例,在互联网兴盛发展的初期,广州在电信运营商的带动下,一批提供CP和ISP业务的小企业就兴盛起来,也赚得了互联网的第一桶金。 然而,由于这种业务涉及到太多的早期市场,以及更多背后操作的元素,一方面是某种暗地里的扣费和补贴等非阳光下的操作手法,灰色地带的收入模式一般都见不得光,另外一方面,很多业务的获取都是各种台下关系交易的存在,使得这第一桶金在某种程度上也具有一定的投机或者原罪,也注定了这种收入更多接近地下的状态。 这也导致了收入了这样的第一桶金后,更多的获益者选择放弃本行,去其它行业跨界,曾经具备的广告行业大平台自然生长的先决条件被打破和破坏。 与此同时,一些电信主导建设的热线或者区域门户,或者围绕在电信周边的一些互联网企业,在当时也发展起来,诸如21CN,广州视窗,163网易等,这些企业代表了中国互联网最为早期的企业,风光无限。但是,21CN等作为电信的嫡系出身,不愁吃穿,虽然拥有了诸如邮箱业务、视频业务等多项业务的全国领先的得天独厚的优势,却未曾被最大限度发现其价值,也导致了最终无法实现突破性的增长。 而网易,本应该是广州互联网企业的典型代表,在两方面失去了其代表性,和旗帜效应。 一方面,从业务层面,其核心业务来自于游戏,虽然能够最大限度的增加现金流,在最初的互联网竞争生态体系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却因为其业务本身生态的完整性,以及纵深性发展比较强,也注定了这一业务只能在其一定的时空范围内产生其影响,对于社会大众来说,除了满足基本的需求之外,无法带动整个市场环境和互联网创业环境的改良,留下的只是一批优秀的互联网游戏从业者,最终各自另立门户,几乎都做了游戏这一行,从页游到手游,从单款游戏到游戏平台,各种产业纵深都在广州落地较深。 这种落地一方面赢得了丰厚的经济回报,却未曾在整个社会层面,带动整个区域互联网创业氛围的兴盛,贡献有限,除了贡献了一批互联网游戏技术人才之外,这些项目的行业积累无法被大规模的应用到其它领域。 另外一方面,互联网门户时代,发迹广州的网易的出走,也从另外一个层面表明了这种互联网生态环境的缺失。 在互联网兴盛的早期,更多的广州本土创业者,选择了特殊的关系,借助互联网发展红利,选择了运营商主导下的CP等业务模式,赚得了第一桶金,却因为其操作的特殊性,其这一桶金无法在第一时间内见得光,也因为早期国企主导的互联网企业不愁吃穿,缺乏必要的斗志,也导致了无法出现一个基础的标杆性的互联网平台。 更为可贵的是,道哥除了指出问题,还提出了解决办法的建议: 商业生态的升级,意味着广州本土精神中所坚持的简单的商业模式逻辑面临着革新升级的客观需求,曾经释放每一个个体的自主性,实现每一个个体价值的独立实现变得困难很多,当下的商业生态要求的时商业模式实现过程中的打群架,而非单打独斗 。 秉承极端实用主义价值观的广州人,坚持大家各自赚钱互不干涉的自由原则的广州人,在享受了互联网第一阶段发展红利的广州本土经济体,需要进行必要的升级,从社会个体单打独斗的状态中醒悟过来,实现单打独斗和战略层面的宏观布局相结合的全新商业生态模式的升级,在这样的过程中,需要的是诸多的改变。 首先,需要的是思维模式的变化,从原来的简单商业模式,向生态化商业模式的认知模式转变。 其次,需要更多的生态体系,能够协同曾经单打独斗的经济个体,实现合伙制在内的诸多系统化商业模式的升级,简而言之就是需要抱团,这种抱团是需要打破曾经广州人各自做生意,互不相欠的自由发展模式。 最后,在生态模式的实践过程中,需要政府改变过往完全放开社会力量自由发展,政府只提供基础的服务,不做过多干涉的自由开放思维,转而通过更多的生态化的宏观布局,协调不同经济体之间的生态协同,为曾经民间单打独斗的商业模式的转变升级,协同发展提供指引性的帮助。 享受了互联网技术红利,特别是在极端实用主义的指引下,造就了广州本土经济辉煌发展奇迹的过往成功经验,在当下生态化、系统化、多元化商业新生态格局中,已经出现了创新者窘境所昭示的诸多连续性创新的困扰,需要一次全新的,革命性的升级,打破这一创新者的窘境。 极端实用主义曾经造就广州互联网1.0时代的辉煌,在互联网经济2.0,特别是互联网+发展阶段的全新商业生态格局中,需要一次彻底的思想解放和脱胎换骨的变化。 而在钛媒体发布的《广州创业地图》中,更对广州的科技类上市公司、明星公司、投资人篇、孵化器、创客聚集地以及创业政策进行了无比全面的梳理和解读,对创业者具有极强的实用性。 作为创业者,对于我来说,要重振广州的创业,除了政策的扶持和改变,有以下几个自己城市的内功需要磨练,综合了钛媒体作者王新喜的文章观点: 一、跟深圳抢人才 不得不承认深圳对互联网人才吸附力更强。 在过去一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突飞猛进,无秘、脸萌、Zealer等移动互联网创业型公司都在深圳冒出尖儿来,但紧挨深圳的广州却略显落寞。甚至我们看到,广州本土的网易都开始把总部北迁、而网易研发中心更是迁到了杭州,广州的互联网热度在持续降温。 互联网产业本身有着滚雪球的集聚效应。比如说,相对来讲,北京的互联网创业环境好,大家都往北京跑,这必然导致北京周边的互联网产业空心化。在南国,广州与深圳一哥之争由来已久,而根据今年广东社科院发布现代化进程测评结果,广州在总分上已经输给了深圳,另外,在五大单项指标的测评,也丢掉了省内第一。 相对来讲,深圳的创业氛围似乎更有利,因为深圳移民城市与特区政策优势与基因往往使得深圳成为创业者与冒险家的乐园。华为、腾讯、中兴等IT类标杆企业扎根深圳形成了巨大的人才吸附力。加之深圳政府的政策对IT产业的支持力度与产业环的完善,制造、内容、支付等配套在同步推进,目前来看,深圳在支撑互联网发展的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电子制造业等领域的产业发达程度甚至已超越广州,这些因素也正在推动百度、阿里巴巴、360等企业都跑去深圳布局。 其实,广州也不乏优秀的互联网公司,网易、多玩、UC、唯品会、梦芭莎,还有4399等许多的创业型游戏公司都是其中的代表。这里面顺便提下唯品会,唯品会的公司气质事实上与广州低调的生意人的气质吻合。去年赴美上市的唯品会成为一只让人艳羡的妖股,引发巨大的舆论关注,这本身是一个绝佳的宣传与营销机会,但没想到此后的唯品会却长期在社交媒体中失声,其CEO沈亚也鲜被人知,怎么说也是国内第三大电商公司,却任由京东与阿里互相掐架打口水战,导致自身存在感丧失。 我们总结发现,广州的互联网公司其实有共同的特征,就是营销能力欠缺,虽懂得低调赚钱,不做赔钱的买卖,但局限性也很明显,就是做不出品牌高度与广度。另外,他们也不做看不到盈利前景但代表未来的移动互联网新兴项目,格局欠缺。它们基本都选择将主业务以及盈利模式放在来钱快的游戏领域戏与电子商务领域。总体而言,与北京甚至深圳相比,广州的互联网创业环境与互联网产业多元化的现状都有不小的差距。 二、急需新一代商业领袖振臂一呼! 对人才的吸附行业的聚集,都需要领军人物,广州的传统经商文化与互联网产品文化产生了隔阂,需要新一代领袖的诞生。 北京互联网企业高举高打,营销先行,雷军、贾跃亭、周鸿祎等是其中的代表,他们往往做事雷厉风行,产品未动,营销先行,不谈盈利谈愿景讲生态,舆论关注非常高,社交媒体运用的风生水起,这点与互联网行业需要话题需要爆点的特质是匹配的。而广府文化中低调行事作风其实更偏向于生意人思维,无论是唯品会的CEO沈亚还是网易的丁磊等,都是相对低调内敛的个性,少见参与社交媒体等各种曝光,这种特质使得广州普遍缺乏业界关注的领军人物。 与此同时,生意人思维决定了创业者关注那些能看到稳定的盈利来源的项目,在广州的互联网圈感受下就会知道,搞电商、微商的创业者尤其火爆,另外,无线 SP 和各种游戏产业从业者也相当庞大。而微商在广州往往更有市场,因为微商说到底依然是传统的产品,只是把经营模式搬到了线上,这符合广州传统制造与贸易城市的基因,广州的护肤品、服装等领域的行业大拿不少嗅觉灵敏,看到了微商的潜力,往往通过强强联合的模式来推动线下品牌齐齐发力线上做微商品牌。 但从本质上看,这依然是一种逐利而动的商人本性,而非基于移动互联网产业创新性产品而触发的相关创业。所以我们看到,微商产业也从来没有一夜爆红的公司。有业界人士表示,广州是个谨慎现实的城市,亚运会来了也不会锣鼓齐鸣,创业者看重见票就收。就充分体现了这种特质。 类似雷军做小米手机这种先圈用户再圈钱的模式,在务实的广府人看来,可能是一种不靠谱的忽悠。他们的基因决定,不会去做几年内都不盈利的项目。所以,广州的投资者愿意将资金撒在看得见产出的项目,比如传统实业、对外进出口贸易等领域,当然,这与前面所提到的,广州这座城的贸易基因与优势上,也是完全匹配的。 而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创业其实更多的是产品思维,打磨产品以及针对好的产品拿出好的故事给投资听,这是移动互联网创业的重要条件。你不说,就没人看得到。 三、急需先锋媒体的资源整合平台 在广州,基于互联网创业的专业媒体宣传、融资等产业链条是缺失的。 另外是媒体的环境影响,目前广州的传统媒体非常发达,但南方报业集团下的媒体偏向于关注本土社会民生,基于互联网领域的垂直专业类媒体少之又少。领先的互联网媒体与社交媒体都在北京,导致广州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少被外界所知。这些方面因素推动了广州的市民草根文化发达之外,也对互联网高举高打讲究爆点推动的文化造成了阻碍,也给更多互联网创业者的融资造成了难度。 据相关数据显示,在广州青年创业群体中,36%的受访者认为创业扶持最重要的是资金扶持,其他是政策扶持(占26%),技术扶持(21%)。我们看到,北京中关村聚集了大量的投资机构、创业媒体、创业咖啡等整套完善的创业服务体系,而与之相反,广州的互联网创业生态环境欠缺,导致互联网投资文化跟不上。 有业内人士说:广州的互联网企业一旦做到营业额与日流水到达一定的高度,往往倍感彷徨困惑,他们需要找市场营销专业的人才来寻求品牌的突破。这事实上加剧了广州创业者融资找钱进一步做大的困境。虽然目前也有关注移动互联网产业创业者的深创投、启迪等知名投资机构分支落户广州,但总体而言,因为懂互联网营销懂宣传懂造势的公司不多,投资人看不到这里的潜力,气候未形成,而创业者对资本的了解也不够。归根结底,广州基于互联网创业的培训、宣传、融资等系列支撑创业的产业链条缺失,也是广州创业氛围未成气候的重要原因。 最近羊城晚报的一次大转型颇让我注意。作为老牌都市媒体,羊晚集团改造老的集团大楼为羊城同创汇,这是一个集联合办公、孵化器为一体的新的集群,已经吸入了腾讯众创空间、唯品会、3W咖啡等。不过目前更有意思的,应该这是在北京上海都难得一见的媒体转型新样板。同创汇的相关领导说,他们希望以后一提到广州创业,就能想到位于东风东路的同创汇,让这成为广州创业的一个地标。 羊城同创汇,由羊晚集团大楼改造 这是目前在广州,我能看到最旗帜鲜明力挺创业的广州媒体,媒体的优势在于其是最好进行资源整合的平台,从信息服务到融资服务,都有更大的空间。广州创业大潮正在暗流涌动,乐见这样越来越多的优质媒体能加入创业大潮中来。 704 505 751 586 880 802 586 846 374 150 737 547 246 876 267 299 745 496 425 882 922 527 260 267 743 579 850 345 991 306 318 34 852 286 165 368 357 645 62 752 912 992 213 391 722 984 743 143 910 28

友情链接: 珙勹滢 刘荣时 恩泽 夫堂有 laohu07 tlonelyman 水苓盛 读岛 xie2zji 734742591
友情链接:mailk tcbibdrmk 禺敦谷 拍禹郁 cidanf 忠庭芬 ad_weiyi twtyu8749 1276543 潘娣常玖